//17594969.s21i.faiusr.com/2/ABUIABACGAAgg8mM4QUo1OWWrgcwsgk4zQ0.jpg
                                                   诗是黏稠之物

诗是黏稠之物,是我引用诗人丁成的一首诗的名字,因为对于诗本身的描绘,我认为“黏稠之物”包含了我对诗的所有想象。黏稠之物应该是有浓度,有黏性的,是内心杂糅或是表面光滑的,是缓慢或是厚实的,是冲突或是柔软的,应该是人体的分泌物,应该是灰色的,应该是半透明的,应该是无法被握住的,也应该是不朽的。带着这些对诗的想象,回到汤南南这次的作品创作之中,感觉到一种被他人历史与个人命运相互裹挟着向后追溯并向前回荡的情绪,如同海浪一般,带着一种咸湿的气息。

许多年来,在汤南南的好奇中:“诗人对世界的提问为什么总是直逼灵魂,对自己生命总是草草收场。”早夭似乎也成为了天才的标签之一,而我所认为的早夭似乎与年龄无关,我们面对真正的艺术与真正的诗歌时,艺术家与诗人的肉身逝去与作品的流传相比一定是早夭的。而我们面对当下的艺术与诗歌创作,许多人的作品活不过自己的肉身,而只有少数人面对自己的作品可被享有生命的草草收场。在和汤南南的交谈中得知他几乎不进行诗歌写作,在当下的当代艺术创作中,很多艺术家也会将诗歌当成灵感,却很少有艺术家将诗歌当成创作语言。而这种语言不是拿来书写的语言,应该是一种可被植入在任何创作中的情绪语言,而汤南南的作品正是这样的。

                                                                                                               策展人

                                                                                                               林书传